鸡肉降价,撕开了残酷的一面-美食
发布时间:2020-10-15 03:43    来源:    作者:宜春新闻中心

毛茸茸的小鸡仔,扎堆挤在一个个白色塑料框里。养鸡场的工人,双手端起这些塑料筐,把鸡仔一股脑倒进另一个工人撑开的黄色编织袋中。

这是王瑞转发给市界的短视频的画面。画面里写着:“生不逢时,来年不做鸡。”

一位北京的鸡肉供应商对市界表示,这些刚出生的小鸡仔,有一部分可能会被活埋掉,还有一部分可能被无害化处理掉。所谓无害化处理,就是用机器把鸡仔们分解成残渣和污水。

20天前,当这些小鸡仔还是种蛋的时候,是能赚钱的;但20天之后,孵化成小鸡,就卖不出去了。

小鸡仔成为了鸡肉降价的第一个牺牲品。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,今年8月份,鸡肉价格同比下降1.6%,是近3年来的首次下降。

进入9月以来,鸡肉价格继续下降。以烟台白羽肉毛鸡出厂价为例,2018年底曾达到5元一斤,而最新的价格不足3元一斤。

还有媒体报道,现在养一只鸡,就赔10块钱。

前两年还是“香饽饽”的养鸡行业,今年为什么就忽然遇冷了?

鸡肉降价伤了谁?

用“颗粒无收”来形容王瑞今年的收成,一点都不为过。

王瑞是河北衡水的一个肉鸡养殖户,十多年前,为了扛起家里生活的大旗,他开始在村头养鸡。作为养殖户,王瑞勤劳、能干。刚开始是小鸡棚,后来变成了两个大鸡棚,从几百只鸡,变成了2万多只鸡。

鸡越养越多,王瑞的生活也在一天天变好。不过,今年鸡肉的行情,让王瑞坐立不安。

活鸡是按照重量来售卖的。现在鸡的价格只有2.8元一斤,一般来说一只鸡在4.5~5.5斤左右,相当于一只鸡能够卖到大约15元。

这里的价格,是冷藏厂向鸡农收鸡的价格。

王瑞养的鸡不零售,只卖给食品冷藏厂。在交易中,通常会有中间人来促成交易,王瑞称他们为“龙头”。龙头可以理解为“鸡”的经纪人,他们掌握着附近十里八乡养鸡场的信息,从数量、成长到什么阶段,到养鸡户的扩建信息等。

当养殖户需要买鸡苗的时候,通常会从龙头这里买。等鸡成熟的时候,他们就会下来收购,再把鸡卖给冷藏厂。同时,他们还会做周边卖鸡饲料、鸡药等。

这一个链条,几乎囊括了养鸡链条上需要的所有成本。

一只鸡从小鸡仔长成能出棚,一般需要45天,吃8斤左右饲料。按照目前的价格来算,每斤饲料要1.7元钱,这样养成一只鸡,光饲料开销就接近14元,这占据了成本的大头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人工成本、鸡吃药的成本以及为维持大棚温度烧煤的成本等。零零散散加起来,相当于每出一只鸡,就要亏2元。如果一棚有一万只鸡,就要亏2万元。

另外,养鸡和养猪还不太一样。如果养殖户认为猪肉价格太低,还能拖几个月,在价格更合理的时候卖掉。但是鸡不一样,成熟了必须马上卖掉,因为鸡不可能再长更大,但肉质会变老,这只会消耗更多的饲料。

王瑞对市界表示,疫情期间,鸡肉的价格还要更低。今年,他已经卖掉了两棚鸡,一棚亏损9万,一棚亏损15万,一共亏损了24万,相当于一个新建大棚的钱。

对于王瑞来说,养了十几年鸡,以前也有鸡肉价格低的时候,但只要棚里有鸡,总归每只鸡能赚到一两块钱,赔钱对他来说,还是第一次。

亏损也让王瑞变得更谨慎。虽然有两个大棚,但是王瑞也不敢贸然再进鸡苗,目前还有一个棚空着。鸡一天一个价钱,王瑞的这棚鸡现在才只有25天,还剩下20天出栏,到时候鸡能卖什么价格也不知道,他只期待到时候能够涨一点。

“王瑞们”的担忧,传导至上游,就是鸡苗销路不畅,价格下跌。

我国的肉鸡以白羽鸡和黄羽鸡为主,山东是传统的“养鸡大省”。业内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中国养鸡看山东,山东养鸡看胶东。

A股上四家与养鸡相关的企业中,益生股份、民和股份、圣农发展、仙坛股份,除了圣农发展在福建外,其余三家都在山东烟台。可以说烟台的市场动态,一定程度上是养鸡行业的风向标。

今年以来,烟台白羽肉鸡苗的价格一直下降。9月21日,仅为0.9元/只。最近,在辽宁养殖的张军,甚至买过0.7元/只的白羽肉鸡苗。由于许多养殖户处在观望状态,不敢贸然扩大规模,所以即使便宜,鸡苗的销量也并不好。

“厂里把鸡苗孵出来,规定4天或者5天出厂。这时候如果没人买,也不能老养着,扔了也很正常。”张军这样解释上游种鸡场的困境。

因此,下跌的不只鸡肉价格。上市公司中,益生股份、民和股份处于产业链上游,受累鸡苗价格大幅下跌,利润下滑幅度巨大,上半年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2.04亿元、2.32亿元,同比下滑77.42%、73.26%。

养鸡不易  

虽然鸡这么便宜,但养殖却是一个辛苦活。

王瑞养鸡有十多年了。从小鸡苗进来开始,喂饲料、加煤、铲粪几乎占据了王瑞的全部生活。自从养鸡以来,他就没怎么睡过一个痛快的觉。

王瑞有两个鸡棚,最高峰的时候养2万多只鸡。养鸡的利润并不高,为了节省请人工的成本,鸡棚的工作基本都是王瑞和妻子两人去打理。去年收成好,养鸡收入高,王瑞实在忙不过来,就请了一个清粪的。

即便这样,王瑞还是每天忙得不可开交。

养鸡是一个很精细的活。鸡苗买回来刚到鸡棚的时候,需要恒温34摄氏度,之后每天要降低0.3度,一直降到22~23度左右。

王瑞新建的大棚有四五个年头了。和大部分养殖户一样,他鸡棚没有那么多先进的技术手段,想要维持棚内温度,只能冬天靠烧煤、夏天靠水循环来解决。

王瑞的鸡棚长60米,宽12米。鸡棚的冬天不好过,每加一次煤只能管一两个小时。如果遇上天特别冷的时候,每天晚上光加煤都要起来四五趟。河北冬天的凌晨,气温能低到零下十五度,一出去,王瑞就被彻底冻醒了。

鸡棚的夏天也不好过。为了降温,鸡棚里主要是通过水循环来进行降温。但夏天天气太热,抽水的泵特别容易出问题,需要有人时刻盯着。有时候没注意,20分钟,一棚鸡就可能全部被热死了。

晚上熬人,白天累人。

一万多只鸡,小的时候吃得还少一点,到了30天之后,每天要吃4000斤饲料。这些都要靠王瑞自己扛过去,80斤一袋的饲料,一天要扛50包。扛到鸡棚里,一天分两次喂食。

王瑞是两个孩子的父亲,对于他来说,养鸡比孩子还要操心。

鸡棚里面是密闭的,空气不流通,小鸡仔们容易得呼吸道疾病,所以,还需要定期开窗通风。通风时间长了,又得回来把窗户关上,不然小鸡仔受凉,又可能被冻感冒或者冻死了。

以前,在王瑞看来,这样的辛苦是值得的。

一来,相比那些在外打工的人,可以照顾家里,又不耽误地里的活。

二来,挣得多。去年收成好的时候,鸡肉价格最高每斤约7.5元,一只鸡能赚30块钱左右,一个半月,王瑞的一棚鸡赚了20万。他很开心,那时候想吃啥就吃啥,想买啥就买啥。他心里觉得,不管是种地,还是打工,都没有养鸡好。

但是今年这样的亏损,又累又不赚钱,王瑞心里有些难受。

和王瑞一样,张军家的全部收入也指望着养鸡场。他养鸡十多年,每每回想起来,养鸡不仅不可能赚到大钱,还是一门投资高、回报率低的苦生意。

一家大约2万只鸡规模的养殖场,投资额在110万到120万元之间,年景最好的时候,一年能赚个二三十万。 如今,鸡肉价格大跌之际,张军毫无还击之力。他说:“我就是个农民,就会点养鸡,别的也不会做。”

在这场降价中,大规模养鸡场也同样没有幸免。圣农发展、仙坛股份处于产业链下游,上半年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13.32亿元、2.79亿元,同比下滑19.40%、30.82%。

对于小养鸡场来说,饲料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成本,这种情况对于规模养鸡场也是如此。根据圣农发展的年报显示,原材料占据了最大的比重,占到了62.55%,其次才是包装材料2.37%,电费3.28%。

因为饲料是一项固定支出,这其实意味着,只要鸡肉的价格上不去,在行业里,无论规模大小,亏损就在所难免。

超级鸡周期熄火

最近尽管鸡肉价格一直下跌,但张军已经能比较淡定地面对市场的惨淡。

在他看来,养殖业的大起大落很正常,自己也总结不出什么规律,完全靠着十多年的养殖经验进行市场预判。

但在王瑞看来,目前出现的这种情况,还是鸡肉的产能过剩导致的。 往年也有鸡肉价格下降的时候,一般100多天一个周期,价格也就回来了。

不过,这一轮周期似乎不同寻常。

2019年,鸡肉价格暴涨。看到有些养殖户一个半月能赚20来万,很多人一股脑扎进来盖鸡棚。

据王瑞介绍,现在新型大棚投入都在100万元以上,他身边就出现了很多借钱盖棚的养殖户。

现下鸡肉行情不好,投入那么多,钱没有赚到,反而亏了钱。但没有人会舍得离开,大家对于鸡肉价格的上涨也还抱有很大的期望。

在王瑞看来,鸡的产能一时半会可能下不来,价格回来估计也很慢。

王瑞的观察似乎道出了鸡肉价格的本质:鸡肉的价格和猪肉的价格相似,也是有周期性的。

循环轨迹一般是:肉价高——养殖规模扩大——供给增加——价格下跌——养殖规模缩小——肉价上升……

从2016年开始,肉鸡行业开启了新一轮“鸡周期”,肉鸡价格在2018年和2019年攀上了高位,然后从去年冬天开始进入下跌通道。

张军家的鸡现在卖2.8元/斤,虽然这样的价格比起2018年的7.5元/斤已经相去甚远,但这还不是张军养殖生涯中经历过的最低价。

他告诉市界,2015年肉鸡最便宜,有段时间他卖出去的肉鸡价格只有1.7元/斤。那是在这次“超强鸡周期”开始之前,由于供过于求,肉鸡行业很不景气。

从供给层面看,2011年开始,我国白羽鸡引种量大幅增长,导致白羽肉鸡供给量大大提升。中国禽业协会数据显示,2013年我国祖代鸡引种数量约为150万套,比2010年多出50万套左右。

50万套祖代鸡是什么概念呢?

一套祖代鸡通常是指一只公鸡和10只母鸡,祖代鸡繁育出父母代种鸡,父母代种鸡再繁育出我们平时买的商品鸡。平均下来看,一套祖代鸡,最多可以繁育约5000只商品鸡。

所以,50万套祖代鸡听起来不多,但却可以提供将近25亿只商品鸡。

而在需求层面,由于2012年之后接连爆发麦当劳“速生鸡”“H7N9”等事件,消费者对于白羽鸡等肉鸡选择更加谨慎,需求减少,肉鸡价格因此下滑。

价格下滑后,肉鸡养殖企业一起加大2013年祖代鸡淘汰率,同时控制祖代鸡引种量,祖代鸡的数量才开始慢慢下降。

不过,祖代鸡数量的减少并不能立马传导至商品鸡的供应上。这是因为从祖代鸡到商品鸡,需要15个月左右的成长周期。因此,2014年祖代鸡数量的减少,会影响2016年之后商品鸡的供给。

2016年之后鸡供给减少,之后猪肉价格上涨,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鸡肉消费,最终2018年和2019年的“超级鸡周期”彻底爆发。

鸡价上涨,养殖企业必然会扩大养殖规模。2019年,我国祖代鸡引种量约为120万套左右。2019年的祖代鸡繁育到2020年,已经成了市场上的商品鸡。

鸡肉供给提高,叠加疫情影响导致需求下降,最终近两个月肉鸡价格开始下滑。

王瑞、张军的养殖场几乎赌上了所有家底,也关系着一家老小的生活。

如今,鸡肉降价,他们能做的只有在焦虑中等待。

产业链上游的祖代鸡和父母代鸡养殖场,由于下游肉鸡养殖场不再扩大规模,他们刚孵出的小鸡仔,要么赔钱卖掉,要么无害化处理掉,要么活埋掉。、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王瑞、张军均为化名)

新闻聚焦
最新资讯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