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业的这段时间,她给自己定下“先赚它一个亿
发布时间:2020-04-08 18:19    来源:    作者:宜春新闻中心

  央视网消息:祁思婵怎么也不会想到,自己顺风顺水了二十多年的人生,会在走到两大最重要的节点时起了漩涡,波及着本可以按部就班的计划。

  过完春节离开家乡,去省会找一份稳定的工作,然后和异地恋三年的男友结婚。这是祁思婵理想中的2020年。但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窗外已是四月天,她却连“离开家乡”这一步都还没有迈出。

  祁思婵“土生土长”在河北省的一座工业小城。小学六年成绩优秀顺利直升初中部实验班,中考正常发挥考取全市最好高中的尖子班,高中三年成绩下滑却依然考上了一所还不错的一本师范院校。离家最久的经历就是去石家庄读完四年大学,而从老家到石家庄,是乘坐高铁只需要20分钟的距离。

  2018年毕业后回到老家,因为是独生子女,父母还是希望她能留在自己身边,便托关系为她找了一份工作——执教于她曾就读的高中。当她还在那里读书时,她的很多老师都毕业于她后来考取的那所大学,只是时过境迁,当她想回到母校就业时,翻开最新的招聘信息,学历那一栏对本科生的要求已是“五大师范院校或其他‘双一流’高校”。绊在了普通一本的学历上,编制问题一直没能解决。用她自己的话说,感觉就像一根浮萍,表面上看还很新鲜地生长在这片水面上,实际上随便来阵风就能被吹走。

  职位是虚的,工作量却是实打实。一周五天满课,早读晚修值班,直到正式离职的前一天,祁思婵还盯完了一整节晚自习,批改完最后一套试卷。第二天,便是除夕。

  是的,祁思婵还是辞职了。很久以前,她曾不止一次地向朋友说过,她真的很想成为一名历史老师。但当理想终于照进现实,她意识到有太多东西和她想象的不一样,如同握紧就变黑暗的白月光。

  “乖乖女”就这样做了人生中最重大的一次“叛逆”决定:去外地求职。说起这个决定,祁思婵下定的是一鼓作气的决心,她用离家出走的威胁说服了父母,蹲点抢到了春运的返程车票,并且已经与一家公司达成了就业意向。

  随着防控形势越来越严峻,祁思婵实在无法按约定好的时间参加面试,正当她纠结如何措辞解释时,公司HR的电话先打到了她的手机上:复工后也不用来了,公司效益不行,暂时不招新人。

  因为疫情,找工作的难度级别突然升高。祁思婵说,一些她在年前考虑过的岗位年后一直没有开张,没办法出门,自然也会缺少很多机会。对祁思婵来讲,办公条件是判断这份工作靠不靠谱的主要标准之一,她进不了名企,在亲眼看到一家公司确实存在前,都要先标记上一个问号。

  年后的祁思婵着实焦虑了好一阵子。如果没有辞职,她应该早已开始给学生们上网课,然后看着朋友圈里其他“失业”的同学们暗自庆幸。

  祁思婵说,她似乎从来没有一意孤行地决定过人生中的任何大事,没想到第一次就栽了跟头。这段空闲太长了,长到她本来一点就会爆炸的性子都哑火了:“不如当成老天爷给我的缓冲期吧,去找找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,去好好想想以后的路。”

  被迫延期的不只有求职,还有她和男友的婚礼。

  祁思婵在网络社交平台上有无数个账号,这些账号有一个统一的身份画像——“二次元女孩”。大学时期财务自由后,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购物网站买了一整套Cosplay的道具,扮成喜欢的动漫角色去参加漫展。

  技能逐渐熟练,祁思婵心血来潮地想要出一套写真。她把同城约拍的消息发布到贴吧,认识了爱好摄影,平时还能靠拍写真、修图赚点儿外块的小任,也就是她现在的男朋友。

  祁思婵在小任之前谈过三段恋爱,都是在三次元交际圈相识,也都以共同语言太少而匆匆告终。如果没有那次约拍,即使以后有其他机会遇到,小任在祁思婵眼里也不过是位平平无奇的公务员。因此她相信,这才是注定的缘分。

  恋爱四年,祁思婵在石家庄读书,小任在唐山工作。相隔本就不远,还因为可以一起追动漫、一起聊天而更不觉得日子难捱。见过双方父母后,谈婚论嫁水到渠成。

  祁思婵父母觉得,他们一定要再把一遍小任父母的关,才能彻底安心,于是和小任父母约定了年后见面。按祁思婵本来的想法,先立业后安家,婚事一直推迟到2020年便是想确保百分百的稳妥。兜兜转转,话题最后又绕回了找工作上。

  祁思婵有空就要翻翻购物车,她关注着那些糖盒、囍字,害怕它们因为疫情而一件件地变成“失效商品”,好在那段“让人有点绝望”的时间并没有停滞太久,最近几天,有些商家甚至还上新了更多款式。

  祁思婵也关注着各地复工复产的消息。“急也急不得,全国,甚至可能全世界都是一样的,就算现在立马有公司要我,还得隔离十四天呢!本来我不是应届生,竞争力不够强,不如利用这段时间学点新东西。”假期追完一整部小甜剧后,祁思婵更空虚了,虽然认识的应届生对找工作不慌不忙,嘴上说着急不得,但往届生的身份还是时刻敲打着她。

  祁思婵至今仍喜欢着一对动漫角色,也就是“嗑CP”。大学时,她是“CP圈”小有名气的“同人文”写手,在某个产出同人作品的平台拥有几千个粉丝,还被打赏过四百元钱。“以前总嫌要工作,现在闲下来怎么反倒忘记了。工作让我吃饱饭,‘嗑CP’才是真正的快乐!”她重新登录上已经积灰的账号,还自学了视频剪辑。前些天,她自己填词,自己动手剪辑了一段“鬼畜”视频,创造了她个人在视频网站投稿热度的巅峰。尽管连一万播放量都没有达到,却足以让她分享到朋友圈“炫耀”好几天。

  以前,祁思婵也有过考公务员的计划,但要么是忙到毫无空闲时间,要么是不好意思为准备考试继续啃老:“现在可以心安理得地看书了。”

  祁思婵说,网上的招聘信息她陆续收集了不少,不管考不考得上公务员,她都有几个感兴趣的岗位想尝试。新的“同人文”还差几段完结,新的视频也在加字幕,祁思婵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:我先成为“同人圈大手子”,然后赚它一个亿!

  最近聊天,她很喜欢用微博上那个“等不是办法,干才有希望”的标语表情包。“以前父母给我安排的事情太多了,我不太懂自己该怎么面对意外,跟很多人比起来我已经相当幸运了。生活一定会继续,疫情也总会结束,虽然说句‘我命由我不由天’显得好中二,但我真的蛮认同。”祁思婵边说边点开自己的网站主页,看到又涨了十几个粉丝,满意地笑了。

  (文中人名均为化名。

  Cosplay:是指利用服装、饰品、道具还有化妆等手段来扮演动漫、游戏中人物角色的一种表演艺术行为。

  同人文:指在原作的基础上,把某部甚至某些作品里的人物放在新环境里,加入作者自己的想法从而展现作者对于原作不同的观念。

  鬼畜视频:鬼畜视频是指音乐与画面高度配合、剪辑上高度重复由此带来喜感的一类视频;这种高强度重复除了极强的洗脑效果之外,往往还会带来跟原歌曲或原画面意境风马牛不相及的联想,而这种“违和感”往往也是喜感的来源。

  大手子:在某方面很擅长的人,现多指在同人创作方面很厉害的人,同义词还有“大佬”“大大”“太太”等。)

新闻聚焦
最新资讯
友情链接